今天是腊月26,

  还有4天,农历2019新年就要来了。

  而明天我们也放假了,

 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。

  昨晚出自咪蒙团队的朋友圈刷屏文章《寒门状元之死》,

  今天被群嘲“bug太多”“满篇谎言”...

  反映现实值得人深思,

  但用造假的手段博取流量就太可耻了,

  这种类型的文章,大家看看就好,别当真。

  节前的最后一篇推文,

  就不发保险干货了,

  写写身边朋友的故事和一点自己的感悟。

  共勉!

happy-1281590_960_720

  01

  睡觉前刷朋友圈,

  看到了张帆的动态。

  定位信息显示在老家的一栋地标建筑。

  我好奇问道:

  “今年咋这么早就回去了?”

  “半个多月前就回家了,公司今年业绩很差,我被裁了。”

  “告诉家里人了么?”

  “到家就说了,被裁员也不是啥丢人的事儿,早点回去还能多陪他们几天。”

  “过完年准备上哪?”

  “继续回北京呗,不过不上班了,和朋友拾掇了个生意,正月15开张,2019大干!”

  “加油!”...


  张帆和我一样,媒体出身。

  3年前被挖到北京一家互联网保险平台任pr总监,风头正盛。

  第一次认识那会,他正在行业大会上分享他们公司的创新理念:

  “借助大数据和保险科技,通过场景化分析,给用户提供更切合的健康险保障。”


  但这个理念并没给他们带来好的发展,

  融资过了B轮就再也没有投资人上门。

  商业模式也变了,由于流量太贵,

  面上C端销售保险的逻辑难以为继,于是转型向B端企业合作定制团体保险。


  这条赛道也没走通,2018下半年公司每天都在裁人。

  我当时还开他玩笑,你这个拿着高薪,但没啥业绩产出的岗位,很悬!


  一语成谶,张帆被裁了。

  工作丢了,他的烦恼接踵而至。

  由于当上了总监,他的月薪翻了3倍,一狠心在老家省会城市买了套房,又要了个二胎。

  车子从君威换成了3系,西装从优衣库换成了巴宝莉,年底度假不去东南亚,而是改道更近的日本泡温泉。


  但这一切都和他的被裁戛然而止。

  现在他和我聊天的话题,换成了庸俗老套的中年人压力:

  如碎钞机般的小孩,每月雷打不动的房贷,还有不肯降低消费标准的老婆...

  张帆的故事,其实早可以预见。


  把一切建立在一份安稳的工作上,

  升职加薪后,就肆无忌惮的刷卡、买房、买车、日子平稳幸福,一副中产阶级的模样。

  突然有一天你被炒了,瞬间支离破碎,一地鸡毛。

  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踏了。


  这样的故事在今年的经济寒冬格外的多。

  但也未尝就没有机会。

  被裁了也不一定就找不到工作,

  成功和希望从来就不是大人物的专属。

health-621356_960_720

  02

  赵柯怎么也想不到;

  儿子会重走他的老路,

  回湖南老家当一个留守儿童。


  我刚认识赵柯那会,是在证券公司的大门口,他给我推销基金。

  那时他大学毕业没两年,西装笔挺,头发蹭亮,浑身散发着精气神的气息,对我说道:内部打新,绝对能认购成功,买到就是赚到。


  前阵子他电话约我喝酒,说想找我聊聊。

  我听着声音有些嘶哑,担心他出啥事,晚上班都没加就赴约了。

  几杯泸酒下肚,赵柯脸色通红,话匣子打开。


  儿子,到了上小学的年纪,但赵柯没有拿到公立小学的入学资格。

  跑遍了全城的私立小学,价格最便宜的一家也得十来万/年。

  赵柯刚买了房,还动用了父母大半辈子积蓄,现在就是剥他一层皮也拿不出这个钱。


  而且,

  这一年他们公司管理的几支基金,

  表现不如人意,一整年没发奖金,靠基本工资维持下生活。

  这种形势不知道会持续多久,

  他甚至有了转行的念头。

  儿子上学耽搁不起。

  思来想去,最终是将儿子送回老家县里的小学,让父母照顾着先对付一下。


  赵柯自己就是留守儿童出身,

  最能体会这种离别的感受。

  从小到大,他都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。

  父母在江浙的工厂打工,只有过年才能见一面。

  可现在,眼看着儿子也要和自己小时候一样,他这个做爸爸的,却没有能力改变现实。


  在嘈杂的小饭馆里,听着赵柯用带有方言的普通话叙述这些事,我感到一阵辛酸和恍惚:

  一个底层的农村家庭,

  通过牺牲陪伴孩子成长的代价,

  培养了一个大学生,为中国城镇化的进程添砖加瓦。

  但如今,年轻的一代在城市打拼承担压力,

  老人和小孩却在老家独自忍受远离至亲的孤独。

  或许这就是生活,你得到了,也失去了。

  不管现状如何,为家人拼搏付出的人,都是英雄。

保额是什么意思

  03

  老黄最近遇到了一个难题:

  要不要回家过年?


  老黄是一家小工厂的老板,

  厂子在中山古镇,做照明灯具,说白了就造些日光灯、浴室灯啥的。

  刚认识那会,他的生意还行,一年的利润有个300来万。


  他知道我是做保险的,在我这买了保险。

  我说你一年挣钱也不少,就买个几十万保额哪够?

  他说兄弟你不懂,别看老哥我有点流水,其实最终能实实在在收到的钱没多少。


  去年老黄的生意一落千丈。

  厂子因为经销商压款,

  为了给30多号工人发工资,

  他只得回老家找亲戚好友借了100来万。


  今年年底一算账,忙活了一整年的厂子,利润只有不到40万,而职工的工资、设备损耗、银行贷款利息总和是这个数字的13倍,还要腾出钱来给员工补缴社保。

  之所以不回家,因为一旦回去了,就会有人上门要账。

  老黄可不想过个年还不安生,打算今年就把厂子地皮转出去,给员工发点遣散费,然后回家把账还了,再特码也不碰实业。


  说起地皮,可是老黄这些年的骄傲。

  2011年由于当地政府补贴,

  他心一狠,将手中这块厂房地皮租了15年。

  如今这块地涨了5、6倍,

  工厂这些年没挣到啥钱,

  反而地皮成为了厂子最值钱的资产。


  真是讽刺!

  我给老黄合计:

  你不回家,要账的没准也会上你家,问候你爸妈,还不如你自己回去抗着。

  况且,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

  要是父母不在了,人生就只剩归途,好好珍惜今后能相伴的日子吧!


  我问了老黄今后的打算,

  他说想回老家开个烧烤摊,

  就开在家门口附近,也不出去了。

  我回道:

  “摊子开张了,记得邀我过去喝酒啊,还有别忘了介绍人来我这买保险,哈哈!”


  经济周期陷入低谷的时候,

  无论是被裁的张帆,还是无法将孩子留在身边上学的赵柯,或是实业不成回家开烧烤摊的老黄,我们大多都不好过。

  但即便如此,心中长存的一口气、一份渴望:

  相信自己能捱过低潮,

  能为自己和家人带来更多的保障和关爱。


  就像前阵子那张巨火的表情包:

  “今天也要努力鸭!”

  2019,请继续抱有信心,为生活加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