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

        前天,后台有个用户留言:她最近翻阅了重疾险的条款后,觉得有些疾病的理赔条件实在太严苛,可能自己不会马上得到赔款,或非得病入膏肓才能理赔...


这个问题时常会有朋友问到,就包括我,当初进入保险行业时,看到白纸黑字的理赔说明,脸上也写满了质疑。是的,有些病确实不会患病就能理赔。比如“冠状动脉搭桥术搭桥手术”,要做了手术才能赔。


有的要持续一定状态才赔,比如急性心梗呢:

得是冠状动脉阻塞导致的相应区域供血不足造成部分心肌坏死。须满足下列至少三项条件:a)典型临床表现,例如急性胸痛等;b)新近的心电图改变提示急性心肌梗塞;c)心肌酶或者肌钙蛋白有诊断意义的升高,或者呈符合急性心肌梗塞的动态性变化;d)发病90天后,经检查证实左心室功能降低,如左心室射血分数低于50%。


又要供血不足,又要心肌坏死,还要满足abcd四项条件中的至少三项。恩,看起来确实很严苛啊!有没有理赔宽松点的疾病呢,有,类似癌症这种:不管是啥癌,确诊就赔,通透。这个有诚意吧!

那为什么重疾险的疾病,理赔都不能像癌症这样爽快呢?

 

02

2006年的时候,友邦出了档拒赔事件。一位医生质疑友邦的重疾险,只有快死了才能理赔,如果用友邦规定的治疗方法,会死的更快。


为了规范这种乱象,保监会联合医师协会于2007年发布了《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和使用规范》,对25种最常见的重疾的定义做了统一标准。这也正是25种重疾的来源。


大家可以翻下各家公司重疾险的条款,前25种重疾的理赔条件都是一样的。所以,怀疑“重疾险理赔条严苛”这口锅更是不是应该由保监会和医师协会来背?


那官方制定的理赔条件到底严不严苛?大部分用户和我一样,都是非医学出身,没有太深入的医学背景。看到这些理赔说明,只能从字面上判断到底是否严苛。跟着感觉走,想到哪就是哪。


疾病定义

 

03

保险公司为了取悦大家,觉得重疾理赔难?就搞了个轻症概念,轻症理赔容易吧?又觉得轻症赔付不高,又搞出了个中症概念,理赔条件和赔付比例都比轻症高了一点。


今年有的产品又开发了个“前症”概念,理赔条件比轻症还要宽松。进步已经很大了,但再怎么进步,急性心肌梗塞也不可能像癌症那样确诊就赔。


百度百科对它的定义是这么说的:

急性心梗是冠状动脉急性、持续性缺血缺氧所引起的心肌坏死。临床上多有剧烈而持久的胸骨后疼痛,休息及硝酸酯类药物不能完全缓解,伴有血清心肌酶活性增高及进行性心电图变化,可引发心律失常等毛病,常可危及生命。

持续性的缺血缺氧导致的心肌坏死。从定义上可以明显看到它和癌症完全不是一回事,既然不是一回事,怎么可能一样的条件赔付呢?


官方制定这份统一的疾病理赔标准,出发点是为了方便大家理赔。如果没有标准,就会重现2006年友邦重疾险拒赔事件。那么保险行业就会群魔乱舞,你只有练就一双火焰金睛,才有可能买到一份不错的产品。


只有标准和规格,行业才能进步,我们才能受益。

 

04

讨论理赔严苛与否时,我想起了另一个和大家息息相关的现实问题:

房价。


经常在网上看到类似这种问题:“房价这么高,为什么不降价?”“我国的房子都够30亿人住了,严重供大于求,为什么不降价?”

...


房价不降价和保险理赔严苛本质都是一个问题:这个世界为什么不朝着我认为好的方向发展?房价降到人人都买的起的价格,这样好吗?大把人拍手称赞。杜甫1000多年前就说了,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。但房子都降价了,

对那些高位接盘买房的人、北上广深、一线、二线城市买房都不公平,人家500万买的房子如果一下子降到100万,跳楼的心都有了。


同样的:

心肌梗塞只要冠状动脉阻塞阻塞了就赔好不好?不需要心肌坏死,也不需要心肌酶或者肌钙蛋白有诊断意义的升高,更不需要发病90天的限制周期。


如果是降到这个宽松程度,保险公司也ok的,大不了重新精算疾病发病率,将费率提升,保费涨价嘛!

到时候更没多少人买的起了。


能体会到保监会当年制定这份重疾定义标准的不易,既要为消费者利益着想,又要兼顾保险公司的利益。使两者达到一个平衡、非零和博弈的状态,真的很难。

 

05

南方周末在2019年的新年致辞中写道:什么才是生活的本来面貌?是清除一切压力和焦虑?摆脱所有传统习俗与舆论,随心所欲,自由自在?前一种只是乌托邦,后一种才是真实世界。


既然如此我们只有欣然接受世界的真实模样,接纳生活的本来面貌,不堕信心,不失希望,不断从中汲取前行的力量。


我觉得这段话很适合今天的讨论话题。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,与其苛责一些不太现实的事情,不如接纳现实,安守本心,砥砺前行!


共勉!